,!

    “龙夫人不相信忘川龙氏的少主已经死了,你们带他进来,让龙夫人过过眼吧。”

    一言甫落,那几名侍卫立刻便将龙洄的尸身搬了进来,就扔在了龙夫人那只木桶前。

    尸身已经被神石炮轰得有些零零碎碎,但半张脸还是完好无损的。

    的确是她的洄儿。

    龙夫人顿时瞪大了眼,痛呼一声“我的儿啊”,两眼一黑便昏厥了过去。

    司空茯苓耸了耸肩,丢给身旁两名侍女一个眼色。

    两名艳丽女子便动手扯住龙夫人的发,“啪啪”两记耳光拍在了她的脸上。

    龙夫人悠悠醒转过来,耳畔只听一道声音森然响起:

    “夫人若是不愿意让你儿,死后都不得安生的话,那就得好好配合我是不是?”

    “你,你什么意思?”

    司空茯苓伸手取过侍卫递来的一小瓶盈绿色药液,故作惊讶地看着龙夫人,“你不知道?天运有种药液,灌下去可以让死了的人重新活过来呢。”

    “只是那行尸走肉的模样,可能没那么美观呢。”

    龙夫人浑身打了个哆嗦,一脸难以置信地瞪着司空茯林,“我儿已经身死,丁允那狼心狗肺之徒,这样都不肯放过他么?”

    司空茯苓的眼神冷了下来,“你如今倒是能出声质问了。那你当初加害我大哥时,他的苦楚辛酸,又能向谁诉说?”

    “你看看你,一副正义的脸孔摆给谁看?当初我大哥仅仅只是个婴孩,就遭了你的毒手,这些年来吃了多少苦受过多少累,你心里难道没点数?”

    “这现今笔帐只是找你清算一下,难道不应该么?”

    龙夫人不由哈哈惨笑出声。

    司空茯苓不耐烦地打断,双目之中充满冷怒之意,“若不乖乖说出断情毒的解药,你儿龙洄即便是死了,我也能让他重新活过来,驱使为奴为仆……”

    “圣女当心,这婆娘蓄力自爆。”

    两名侍卫眼尖,当即看到木桶膨胀变形,连忙喝了一声。

    司空茯苓急急向后退了几步,才退出水牢几步之遥,就听水牢中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

    龙夫人自爆时,司空茯苓只听那女人尖叫一声“既然保不了我儿,那我般随他一起死。”

    司空茯苓不由心情大急。

    那女人死没关系啊,死之前得先留下断情毒解药……

    但听空气中传来龙夫人厉声怒叫:“丁允,你身上的断情毒根本就解不了,你小子注定孤独终老,不能对任何人动情,否则必将不得好死。”

    “哈哈哈哈哈。”这位夫人最终以一连串疯狂大笑声结束了这出闹剧。

    等震动声小了一点,司空茯苓便急忙再度冲进水牢,但见牢中碎石瓦砾一片,龙夫人与龙洄都不见了踪影。

    俩人当时都处于自爆的中心位置,被龙夫人这么一爆,想来都烟消云散去了。

    地上只留下一小撮骨头碎片,中间烟尘滚滚。

    司空茯苓变脸屏息,一双明眸透出两点寒光,紧紧地握着拳头,低吼一声“真是便宜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