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帝王心术

    在孙万年这里得不到答案,李定国便立即前去寻找张献忠,

    想要当面向张献忠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然后当他找到张献忠居住的大殿时,却是被挡在了门外。

    一个张献忠的贴身太监,便是对李定国说道:“安西王,皇上已经休息了,您还是请回吧。”

    “还请公公再通禀父皇,就说儿臣有要事询问。”

    “皇上交代了,说安西王你如果来了,也不用通禀,让你无需多问此事。”

    说完,那太监便是抱歉的拱了拱手,“安西王,这都是皇上的意思,您就不要莫要为难咱家了。”

    有道是,伴君如伴虎,像他们这种夹在皇上和安西王中间的小人物,

    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所以说这些小人物,那也个个是在刀口上行走,随时没命。

    见他不放自己进去,李定国也是急了,顾不得许多,竟然是高声喊叫,

    “父皇,父皇,你为什么要杀那几个侍卫啊,儿臣说过要保他们的,现在他们死了,儿臣便成了不忠不义之人,父皇,你叫儿臣如何自处啊。”

    李定国极需知道答案,但好半天的,里面都是没有回应。

    就在李定国失望的时候,张献忠却是走了出来,一脸冷漠模样。

    张献忠对李定国说道:“定国,这件事情为父知道你在中间两面为难,

    但你要记住,这个大西的皇上是朕,这个江山的主人也是朕,朕说的话,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至高无上,不论这个命令是什么,都必须要做到,懂吗”

    说完,张献忠用手按住了李定国的肩膀,语气阴冷,

    “李定国,你记住,你虽是朕的义子,但也是朕的臣子,朕的命令,不论是何命令,你都不能够违抗。

    否则,终有一天,朕也会杀了你。”

    李定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此时的张献忠,丝毫没有往日对于自己的亲切,有的只是冷若冰霜,有的只是刀剑淋漓般的眼神。

    “父皇。”

    李定国说了一句,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下去吧。”

    说完,张献忠挥了挥手,示意李定国退下。

    “是。”

    李定国虽然心有不甘,但这时候也是只得退下去。

    看着李定国失望而又萧索的背影渐渐离去,张献忠心中也不由的是一阵暗淡。

    李定国是他最器重的孩子,甚至很多时候,张献忠都恨不得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这样一来,他的事业就有继承人了。

    可终究血浓于水,李定国终究也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以后大西王朝的江山还是要交付给自己的皇子。

    “定国啊定国,你不要怪为父,为父身为皇上,有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

    张献忠在心中感叹一句,而后便是对身边的太监吩咐道:“传旨,让十个妃子来侍寝。”

    “是,皇上。”

    那太监答应一声,而后便是下去办了。

    让宫里的王妃贵人来侍寝,这也是张献忠缓解压力,舒缓疲劳的方法之一。

    每每张献忠心中不爽,他便是如此。

    每次最少三个起步,通常五个六个。

    当然,以他那身子骨,真正能用几个,那也不知道,反正张口三个五个那是最少的。

    而今天一开口就十个,看来他心里现在也是非常郁闷。

    李定国出了大西皇宫,此时的他,只感到自己犹如隔世一般,好似看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他直到现在也不敢相信刚才的话,是自己敬爱和尊重的义父张献忠说的。

    若不是自己眼前看见,亲耳听见,不论如何,他都是不信的。

    哎,要说这时候的李定国虽然是骁勇善战,胆识过人,已是人间翘楚。

    但纵然这样,却还有许多事情是他还不知道,也不了解的,便如张献忠杀那几个侍卫的原因。

    在很多时候,当皇上的要杀一个人,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那个人该死,而是皇上觉得这个人死了比不死,对自己用处更大,仅此而已。

    就比如现在的张献忠,那几个侍卫及时听命李定国的话,饶了张君成一命,张献忠在心里也对他们很感激。

    但是他们不听从自己的命令,却也在同时给外人树立了一个极坏的榜样。

    若是他们不死,那落在别人眼里,那就是原来皇上的旨意也是可以违背的,也是可以看情况执行的。

    这无形之中,自然是大大的削弱了皇权的威信,令人以为张献忠的旨意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这是一个皇上所接受不了的,特别是像张献忠这样的皇上,那更加是不可容忍。

    而杀了他们,便可向世人表明态度,即便我下的命令是要杀我张献忠自己的儿子,作为臣子,你们也得不折不扣的执行。

    否则,就是抗旨,就得死。

    这便可挽回张献忠威信,让他的皇权不但不会折损,反而会有所加强。

    所以这时候的那几个侍卫,他们死了,自然比他们活着对张献忠用处大,于是张献忠就把他们给杀了,还诛三族。

    其中道理便在这。

    当然,这几个侍卫之所以会被处死,还有一个比较简单的原因,那就是但凡接受了皇上的一些特殊的旨意,那不论办成了,还是没办成,最后都要死。

    一个着名的例子就是刘邦晚年命陈平去杀樊哙,这旨意特殊吧。

    樊哙是刘邦的连襟,又是刘邦一辈子最好的兄弟,几次救过刘邦的命,可以说刘邦最终能够当皇帝,樊哙功不可没。

    但是刘邦晚年多疑,看谁都不对,所以下令,命陈平杀樊哙。

    这样的旨意一旦陈平照办了,事后刘邦必定会后悔,到时候刘邦必定是又要杀陈平。

    可是不杀樊哙,陈平就是抗旨不尊,照样要死。

    所以这样的旨意不管陈平办成了,还是没办成,陈平必定死。

    当然,最后陈平没死,因为他在绝境中看到了第三条路,那就是他认为刘邦身体不行,估计命不久矣,于是他选择了“拖”。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就来笔趣阁网址:biqy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