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抬眸一看,傅曙身上的黑色西装连一点褶皱都

    没有,他单手抄裤兜里,一派从容淡定,戴了一副金丝眼眶更显斯文神秘,海蓝真

    是惊讶这男人的变脸速度,她只有一个词语可以形容他了,衣冠禽兽。

    这时海灵找了过来,“傅少主,原来你在这里…海蓝,你怎么也在这里?”

    海灵看见傅曙那是双眼一亮,但是看到海蓝也在这里,海灵面色一变,迅速质问起

    海蓝。

    “巧合,纯属巧合,姐姐,你和傅少主聊吧,我先走了!”海蓝迅速跑了。

    “傅少主,我这个妹妹粗俗莽撞,其实她就是我爸喝醉了酒跟一个酒吧女生下来

    的,她没有吓到你吧?”海灵一语双关的试探问道。

    傅曙看着海蓝消失的俏影,勾了一下薄唇,“我没有吓到她才好。”

    说完,也不管海灵,傅曙直接走了。

    海灵一个人僵在原地,她气的拽紧了拳,海蓝这个小狐狸精,她竟然敢勾搭上傅少

    主,傅少主可是她的!

    “海灵,今天怎么回事?”这时金总怒气冲冲的找了过来,“一开始我们不是说好了

    么,我将你介绍给傅少主,让你有机会可以接近傅少主,而你让海蓝嫁给我,现在

    倒好,我忙前忙后的为你办事,但是海蓝竟然连我的鸽子蛋都不收,你们是不是利

    用完了我就想把我一脚踹开,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海灵迅速赔笑道,“金总,你误会了,我一开始答应你的事情肯定是算数的,你不

    要生气,我自有妙计。”

    金总双眼一亮,“快说,你有什么妙计?”

    海灵将一张房卡递给了金总,“金总,你先去房间等着吧,我很快就会将海蓝送进

    去,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她就跑不了了。”

    金总迅速接了房卡,他满意的看着海灵,“还是你有办法,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

    放心,傅少主那里我会帮你再美言几句的。”

    金总拿了房卡迫不及待的走了。

    ……

    海灵自然是有两手准备的,在进入这个豪华包厢之前,她就召唤了一个服务员,在

    海蓝的杯子里加了一点东西,算算时间,海蓝现在应该中招了。

    海蓝想离开这里,但是很快她就觉得身上发热,浑身无力,整个人轻飘飘的,像是

    喝醉了。

    “海蓝,你怎么了?”这时海灵找了过来,她一把扶住了海蓝,佯装关切道,“你是

    不是喝醉了?”

    海蓝想推开海灵,但是没有力气,她扯了一下领口的纽扣,意识不清道,“热,头

    好晕哦。”

    海灵勾起唇角,露出了奸计得逞的微笑,“海蓝,你肯定是喝醉了,来,我扶你去

    房间休息一下。”

    海灵将海蓝扶到了一个房间门口,她拿出房间的副卡,直接刷卡开了门。

    金总也在房间里,不过去沐浴间洗澡了,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还有金总快乐的

    歌声。

    海灵将海蓝扶到了床上,她恶毒的笑道,“海蓝,就凭你还想跟我斗?你就乖乖的

    嫁给金总吧,傅少主可不是你能肖想的!”

    海灵扭着腰肢,得意的转身离开。

    但是下一秒,海灵觉得后脑勺一痛,她两眼一闭,直接倒地了。

    床上的海蓝站了起来,她根本就没有醉,这一次来这个鸿门宴她早已经看穿了海灵

    的诡计,早有防备,她根本就没有喝任何东西,刚才只不过将计就计,让海灵进入

    这个房间罢了。

    海蓝将海灵弄到了床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然诛之,这是海灵罪有应得。

    沐浴间里的水流声已经停了,金总快要出来了,海蓝将房间里的灯给关了,然后退

    出了这个房间。

    ……

    另一边,总统套房里,秘书宋轶将一个薄平板递到了傅曙的面前,“少主,金总那

    里的监控视频。”

    傅曙脱了外面的黑色西装,里面是一件手工版的白色衬衫,衬衫束在西裤里,腰间

    一根昂贵的黑色皮带,很a的超模身材,他看了一眼薄平板,外面海蓝两手拍拍,

    很欢快的走了,而房间里的金总已经洗过澡出来了,他爬上床,“小美人,我来了!”

    傅曙勾了一下薄唇,目光落在海蓝小狐狸一样的俏影上,眸色柔软,没有人可以欺

    负她的。

    “少主,就这样让…思菡小姐离开么?”宋轶问。

    海蓝就是顾思菡。

    顾思菡就是现在的海蓝。

    傅曙坐在暗红色的沙发上,他将挺括的后背慵懒的倚靠进沙发背里,然后抿了一下

    手里珍藏版的法国红酒,幽幽道,“海灵真是蠢得可以,给她喝酒她能喝?”

    傅曙抬眸,淡淡的看了宋轶一眼,“用别的办法给她喂下去,然后把她带到我的房

    间里。”

    宋轶眸色变了一下,少主这是要亲手给思菡小姐喂不干净的东西?

    宋轶什么都没有问,他如常的点头,“是,少主。”

    宋轶离开了,傅曙起身来到了落地窗前,外面璀璨的万家灯光给他镀了一身的金

    芒,他单手抄裤兜里垂眸玩转着手里的红酒杯,低调神秘的气场里透出几分幽暗与

    疏冷。

    ……

    海蓝打算离开这个六星级酒店,转弯的时候她嗅到了一股异香,等她仔细去嗅的时

    候那股异香已经消失不见了,快的好像是她的错觉。

    海蓝来到了电梯口,打算坐电梯,很快她就觉得小脸发热,她伸手摸了一下,小脸

    好烫,温度灼人,怎么回事?

    海蓝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她明明已经很小心了,没有碰任何不干净的东西,难道她

    又中招了,她什么时候中招的?

    这时宋轶走了过来,“海蓝小姐,我们少主有请。”

    海蓝回眸一看,宋轶带着一群彪悍的黑衣保镖来了。

    “…”

    她可以拒绝么?

    海蓝抬脚就跑。

    几分钟后,宋轶打开了总统套房的门,保镖将海蓝给丢了进去,“海蓝小姐,请你

    不要忤逆我家少主,做无谓的挣扎,要不然吃苦的人肯定是你自己。”

    宋轶离开,将门给关上了。

    ---

    更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