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开导

    秋高气爽的好日子,顾佑则陪程可佳母子回程家,在马车上面,顾定扬很是兴奋跟顾定磊提及老外祖父母的慈爱,以及家中舅舅们的疼爱,当然还有表哥们的种种能干。

    顾佑则在一旁听着顾定扬的话,他眼里带着诧异神情瞧着程可佳,在两个儿子鸡同鸭讲得高兴时候,他凑到程可佳的耳朵边,低声说:“季哥儿原来是这般多话的孩子。”

    他说得的气息让程可佳的耳朵微微有些痒意,程可佳微微笑着躲闪一下,顾佑则瞧着程可佳微微红了起来耳朵,他轻笑一声略略移开了一些。

    程可佳转头嗔意足足的瞅他一眼后,低声说:“季哥儿只是一个孩子,他高兴,自然要与人分享一下心里的快乐。”

    顾佑则瞧着仿佛是听得懂顾定扬话的小儿子,他好奇与程可佳低语:“娘子,你觉得磊哥儿这般的年纪,他真的听得懂他哥哥说的话?”

    程可佳瞅一眼那对笑眯眯互相望的小兄弟,她笑瞧着顾佑则颇有些惋惜说:“夫君,你比我能干聪明,你帮我观察一下,磊哥儿是不是懂季哥儿的话?”

    顾佑则瞧一瞧程可佳面上逗趣神情,他笑眯眯的说:“我儿子自小聪明伶俐,我瞧着他是懂了,而且是非常的明白懂事。”

    程可佳瞧着顾佑则笑了又笑后,她轻摇头跟顾佑则低声提醒说:“孩子太小,他是经不起我们大人这般的捧场。”

    家中有小儿,一般人家为了护住孩子们成长,都会一辈传下来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那便是少在人前人后夸赞自家的孩子。

    顾佑凯的女儿自出生便有些不顺,顾家的人少见到她,而且大家不约而同的几乎不去夸赞那个小小的人儿。

    程可佳见过那孩子几次,她每一次见到那个瘦瘦弱弱的孩子,她都觉得成氏为人母实在是有些失职。

    顾佑凯夫妻关系渐淡的事情,他们夫妻从来不曾起心隐瞒过现实状况,而且成氏也不介意让家里人知晓实情。

    成氏在程可佳的面前,她说了好几次男人变心比风还要快类似的话,程可佳从来不去接她的话头,她每每看到小侄女时候,都会觉得成氏太不当心了。

    顾佑凯每每瞧见到瘦弱的女儿时候,他的心里面只怕比旁人对成氏还要多一些怨言。

    程可佳跟顾佑则无意间提了提成氏的表现,顾佑则听后淡淡嘲讽道:“她现时说再多的话,也只能证明她的无能。

    凯儿和弟妹之间的事情,我们当兄嫂的人还是避着一些。我瞧着弟妹不是一般的能干人,她只会做我们想象不到的事情。”

    程可佳一直觉得夫妻之间的事情,只有水到渠成的时候,自然是会见分晓,旁人再多的言语,都抵不过他们之间互相的体谅。

    顾佑则自然是偏心顾佑凯,然而程可佳却认为夫妻之间,除去一路繁花似锦的相伴外,还要有面对困难时的携手同行。

    顾佑凯如果成亲前,他不太了解成氏,那么成亲后,他也应该多少了解身边人的性情。

    顾秀丽是他嫡亲的妹妹,成氏是他已经怀孕的妻子,这样的两人在一处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就是想象不到,他的心里面都应该有一些防范。

    程可佳不曾劝过成氏任何的话,成氏愿意跟人抱怨夫妻情淡的事情,那证明她的心里面还是有着顾佑凯的存在,她只是想着有人帮她搭一个梯子,她好借着梯子下楼来。

    程可佳只能在成氏面前装懵懂,她和成氏之间的妯娌情意,还不值得她去做那种费力又不讨好的调解事情。

    程可佳只能够笑着跟成氏说:“弟妹,男人们在外面做大事,我们女人们在家里可不能给他们添乱子。”

    成氏瞧着程可佳相当的气闷起来,她都把话说到这种地步,程可佳竟然还要回避过去。

    成氏认为她就是把面子掷到地上,程可佳都能够做出视若无睹的模样出来应付她。

    成氏终究借着要照顾女儿而离了长园,程可佳瞧着她慢慢往前走的身影,她不曾开口留成氏再说一会话.

    程可佳已经听人说过,成氏的女儿大多数的时候是由下人们照顾,而她在房中独处时光多。

    成氏出了长园的门,她回头望一望长园院子里面,程可佳早已经不见身影,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顾家人人都怨责她不当心早早生产,就没有一个体谅她当时的气愤难当的心情。

    成氏走在外面给秋风吹一吹,她还是早早的清醒过来,她掩饰的快快擦拭过面上的泪水。

    成氏的眼圈红红的,她顺道去景阁给顾五夫人请安,她的心里面明白着,顾五夫人如今愿意容忍着她,也不过是瞧在顾佑凯和女儿的面上,还有顾成两家的情份上面。

    顾五夫人瞧着红着眼圈进来的成氏,她的心里有些不悦起来,大好的日子,成氏自生女儿后,她就添了一个有事无事总要掉几滴泪水的毛病。

    顾五夫人私下里同顾佑凯说过,要他跟大夫悄悄说一说,成氏这个毛病要治一治。

    顾佑凯虽然心里是对成氏失望了,可是他到底对成氏是有心的人。

    他悄悄跟大夫说了说成氏的情况,结果大夫跟顾佑凯说,有些妇人生产后便有这方面的毛病,只要他当夫婿的人多关心一二,这种状况很快便会得到改善。

    顾佑凯心里是满满的郁闷,他原本是生气妻子照顾不好孩子,如今还要笑脸面对成氏,他瞧着大夫直接问:“大夫,那要是夫婿没有空多陪着她,她这般情形几时会转好?”

    大夫瞧一瞧顾佑凯面上的神情,低声提醒说:“那便让她娘家人多来陪她说一说话,凡事往好处讲,孩子再大一些,她自然也能够恢复过来。”

    顾佑凯把话说给顾五夫人听了后,她略略诧异过后,她轻轻的点头说:“我从前听人说过这种情况,我只是一直不曾见过,现在想来成氏如今的情形是有几分象。

    凯儿,你对她心里有再多的意见,你们还是要做夫妻,你有空的时候,你多多的开导她,你再教一教她的为人处事,她或许是愿意修改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