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科幻狗万pt电子游艺_狗万全称_狗万app真假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下棋的人(二合一)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下棋的人(二合一)

    晶莹的雪花逐渐落下,点缀大地一片霜白。

    在现实世界内。

    一处田野环绕的山洼中。

    弥漫方圆百米的迷雾消散。

    江苍站在正中,念头稍微一动,附近的一处泥土破开,一个沾些泥土的背包从中飘出,依附的泥土震落,漂浮到了江苍的身前。

    不出意外,这是神识的一个妙用,隔空取物。

    在江苍踏入天人境后,慢慢就掌握了,可以用神识、精神,来影响现实。

    而自从棋友离开潘多拉世界,江苍又在那里待了两个多月。

    但这段时间来,江苍除了稳住元神以外,也找到了峰老板等人,把他们给安排了一下。

    还是那句话,自己既然要离开了,肯定会在离开之前把朋友妥善安排好。

    并且有元能规则的保护,加上自己实力在那放着,那基本没人会打峰老板的主意。

    峰老板还是在长合市,还是那位大老板。

    齐总和峰老板合作了,意城的活计也让老刘接着了,一切顺利进行。

    总归来讲,峰老板只是拥有寻常的财富,对于所有练气士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没必要,也没胆子去招惹江苍一下。

    因为江苍敞亮,孙会长死亡的消息已经散出,一人做事一人当。

    那只要其余人不傻,没人会去试试江苍还在不在长合市。

    也是潘多拉已经消失了,他们的道心又稳固了一些,有那功夫去寻死,不如在家闭关修炼。

    至此,所有事情算是圆满。

    都是在两个月内完成的。

    如今。

    江苍回到现实以后,觉得身后事是放下了,现在就看看现实是几月几号,渡过了几天。

    也随着背包打开,手机点亮。

    江苍看了看日期,现在是上午十点,时间是过去了两天,现在是第三天上午。

    屏幕中还有几个未接来电,其中大部分都是枭他们的,他们又早自己一步回来了。

    看来自己还要总结一下,专属世界都是时间较长的世界。

    那往后见到谁回来晚了,比自己还晚,那不用说了,他进的不是特殊世界,就是专属。

    那这人的身份也显而易见,不是高手,就是神通者。

    不然这交情顺不下去,何来的专属与特殊

    这又是一条情报,以后让枭去抓人,就去迷雾还未消散的地方找,那找到的人,绝对是高手。

    前提是人家没有发现被枭监视,不然枭的伙伴就不一定能回来禀告消息了。

    也在思索着。

    江苍回拨过去了枭的电话。

    等待电话接通,枭的声音就传来了。

    “江师傅,影师傅我们已经在凉市集合”枭说着,还想问龙头在哪,要不要去接之类的。

    虽然他没有车子,想接、接不了,可这都是客气话,该说还是要说。

    龙头真让接了,他不会打个车子去,或者给龙头叫个车,都是活事。

    “中午我就赶到了。”江苍不等枭客气,直接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语。

    随后,什么都不说,知道大家安全就行了。

    剩下的话,要说的事,等吃饭的时候再说,两不耽误。

    但这次,江苍决定本体就不去聚会了,准备试试换元神去,也是新得到的神通,元神也稳定了,那在相对来说安全的现实内不试试,还更待何时

    在潘多拉世界内,因为有棋友的话,无限的世界,自己总不放心。

    并且也是自己天人境了,与其和枭等人解释,不如让他们看看,什么是元神出窍

    兄弟姐妹们也都要加把劲,时间不等人,别和元能者比了,要对比整个大世界

    如此看来,出窍一事是势在必行,非显摆不可,倒不是自己的本意如此。

    也是想到这里。

    江苍左右打量了一眼,神识笼罩了附近,先去附近镇里宾馆旅社开个房间吧,这打坐出窍能找个舒适的地方,总比这大雪天气里坐在泥土地上强。

    同时。

    江苍朝着远处镇子走去的时候,还向着其中一个未接来电回了过去,是周队的。

    谁知道他找自己干什么。

    但既然打过来了,还留着信息,归来回信,那自己客气客气,给他回了吧。

    多少都是一块喝过茶的朋友,大家互给个面子。

    也在电话接通。

    江苍望着满天的落雪,这天气越来越冷,也没什么别的好说,直接对着电话那头的周队开门见山道:“周队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还是有元能者在你们那边捣乱了”

    “我这个”

    一间办公室内,周队本来接到江苍电话,是准备客气几句,但听到江苍这么直接,这客气的话语倒是转了回去,又换成了公事公办的追捧道:“江队长为中原的安定操心了啊我那日也见到了江队长的帖子了,上头还特意吩咐我,让我对江队长表示由衷感谢而这几天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先驱者的威慑让他们”

    “周队找我有什么事”江苍正儿八经的询问,也是公事公办,在事言事。

    “没什么事情。”周队是望了望旁边地上打坐练功的十七,“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就是看看江队长有没有回来。江队长目前是中原的核心,上头对江队长很重视。”

    “原来是这样”江苍点头,原来周队好端端的给自己打个电话,是来问平安的。

    不过,这说是朋友交情吧,关照安危,也还行。

    可这说是朋友,算是朋友吗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真没有必要客套。

    “多谢周队关心。”江苍笑着回了一句,就把电话挂了。

    也是自己和枭他们客套吧,是一家人,随便扯点皮,玩笑两句,废话一天都行,但对于他们,说实话,说什么都可能上纲上线,这个太累了。

    能不多说,还是不说吧,一切看实事,都是为自己家做事,这个是不容争辩,大家都是明眼人。

    而周队听到江苍把电话挂了,是有点哭笑不得,向着旁边的十七道:“本来还想问问咱们的这位江队长有没有踏入天人境,可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消息是问不出来了”

    “江队长很有可能踏入天人。”十七一边闭目练功,一边回话,也不多说,这多说有什么用

    该打不过还是打不过。

    不会不会周队又让他去丢人吧

    十七想到这里,是望向了正看着手机思考的周队,难道又让自己过去试试

    那第一次可以说是试探,也是第一次见面,相互提防,互相试试底,没错。

    可这第二次拿什么理由

    请教

    他十七拿着中原这么多资源,若是还出去请教,这不是尽丢人吗也是漏洞百出。

    但是周队觉察十七的目光,却是摇了摇头,没说试探江苍的事,反而叹息道:“唉我们队伍中有不少污点,让很多人都对我们产生了偏见。这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的,只能用事实去作为见证,渐渐改变这种隔阂。”

    “希望吧”十七笑了。

    周队没说什么,只是望着窗外的飘雪,在上个世界内,他和十七联手,已经先斩后奏,去掉了很多队伍中的蛀虫。

    并且他现在和十七所在的地方,看似是办公室,实则是一栋小高楼内,他二人被规了。

    这看似外面风平无雨,实则如满天落雪,上面早已在一日内吵成了一团,乱成一片,全是在交涉所谓的上头资源。

    可周队二人并不慌张,因为十七处在他们手里,人都是他们的人,所有元能者团队的关系都是他们的结交,新纪元又是迟早要来,上面都在仰仗他们。

    若是他们真下来了,就是大动干戈,换血换肉的接关系,谁知道会不会乱

    现在形式险峻,要的是稳定,一切都是稳定,这是核心思想。

    形象一点来说,就像是玩战争游戏,不怕没钱,不怕没粮,就怕支持度与民心不高,因为不高的话,直接会被判定失败。

    那接下来就是群雄割据了,三国就是例子。

    而另一边。

    在山沟处的一家小宾馆外。

    江苍抖了抖身上的落雪,走进宾馆,踩着一张美女小卡片,来到了前台。

    伴随着电视机的声响,磕瓜子看电视的老板抽空望了江苍一眼,一手摸着暖水袋。

    江苍不多说,一亮十张红票子,老板来精神了。

    随后一切好说。

    找个好房间,没人打扰的那种。

    别等会有人敲门了,又有人敲门了,然后自己就进号里了。

    再等着枭与自家妹子来捞人,武师傅在别有意味的看自己一眼,来个男人都懂得表情,他很理解,体谅龙头,那是什么都说不清楚了。

    江苍心想着,这掂着钥匙,路过一堆小广告片,也来到了三楼的房间前。

    再一打开,挺干净的,还有暖气供应。

    背包一放,往床上一坐。

    江苍闭目,短短瞬息过后,一团模糊又像是复制的江苍身影,从江苍身体内浮现,站在了床边。

    并且本体中的精气神如丝线流出,全部都融进了元神内,让元神状态下的江苍身体渐渐凝实。

    同时,江苍的本体生机渐渐衰弱,维持在了假死状态,只有本能如以往一般在运转功法。

    除外,精气神都在元神内,本体只是一个躯壳了,上好的躯壳。

    依照这样的聚灵速度,若是再搭配药膳等等,差不多一天就能恢复如初,简直是完美的天人境肉体

    这也是自己为何不在潘多拉世界内出窍,就是怕被人给夺舍了。

    自己没有阵法,没有干扰神魂的元物,是真的怕。

    而元神江苍打量了一眼精气耗尽的本体,现在也明白了,为何元神攻击这么强大。

    总归来说,把一个人的精气神融入一点,形成元神,元神又属于虚幻,可以瞬间释放这种能量,这元神能不强大吗

    尤其元神在根本上是虚幻,可以无视阻力、风力,那这样的速度,又是怎么样的

    特别是按真正来说,这算是江苍第一次出窍,从头到尾都是心思清明的状态下,施展了这项小神通。

    一时间。

    江苍用元神的状态下,看什么都是新奇的,也感受到自己体内有无穷无尽的能量,好似轻轻一挥手,这座方圆几里的小镇都能夷为平地

    恐怖

    现在只有恐怖能形容这种破坏力

    江苍现在也在庆幸,幸好那只荆棘兽没有元神,不然这怎么打

    依照它那样的体积,肉体实力,若是形成了元神,怕是一击打下去,那片群山都没了,世界也清净了,自己当然也死了。

    可在新奇过后。

    江苍就发现了一个不太好的事情,就是元神养不住,如今脱离身体,单独存在后,就好似冰块脱离了冰库,无时无刻都是在消耗凝聚来的灵气来维持。

    但元神也能修炼,能吸收灵气,可对于消耗来说太少了。

    这是一个很实在的问题,现实内的灵气还是太少,没法让元神自给自足。

    总结来说,自己能元神出窍一日。

    并且等时间过了,只要元神在本体神识的笼罩内,也可以瞬间回窍。

    看来古时有传言,剑仙能千里飞剑取人首级,等杀人之后,又无影无踪,也不是无的放矢。

    让江苍想来,他们的境界一定很高,起码比自己高,神识方圆千里。

    自己现在只有三百里。

    神识笼罩三百里方圆。

    可是自己才入天人,就可以一日出游,维持元神不消散,不归自身本体,却是自身的实力与底蕴在这放着,才能周游这么久。

    但要是在灵武世界内,或者是荆棘世界内。

    江苍思索了瞬息,按照感知推断,应该是能维持元神一天半左右,前提是不施展什么秘法,不然还是瞬间归体。

    只是仅仅这样。

    江苍神识扫过方圆,如今却将近一个省的繁华都尽收自己眼底。

    这感觉,不是神,又是什么

    难怪棋友、孙会长,包括天阳宗宗主等人都常说,向往,言天人与大宗师,只要一步踏入,就是人凡两隔。

    太渺小了。

    江苍今日元神出窍之后,再看原先的自己,确实太渺小了,也不禁想起了棋友所说的话。

    那个无限宽阔的界。

    也是,仔细想来很有意思。

    江苍略有自嘲吧,很多人都在思索着无限世界的世界,而自己还在盘算着现实,和元能者们去争夺所谓的第一,确实有点小家子气。

    再或许,自己原先就猜对了,所有的元能,所有的神通,它们都是整体的,是一个系列。

    或者形象一点来说。

    所有元能者加起来,不比棋友所言的轮回者以及梦幻空间等等的老牌实力差。

    现实也是一个势力,不应该是相互残杀。

    可是怎么把元能者聚集起来,这是一个问题。

    江苍想来想去,觉得有那功夫聚集他们,撮合他们,再统一思想,还不如多找一位神通者,加深自己的练功速度。

    就像是孙会长说的那样,当顶尖的人领先了所有人之前,那其余的人多少都只是数字。

    自己现在的目标就是这个,不会舍近求远的去玩谋略。

    自己都天人境了,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不会拐回头来耽搁,一一去搀扶不知是敌人还是朋友的路上旅人、外人。

    万一搀扶错了,人家拉自己一把,稍微往后拽拽,这可不是恶心了,而是会要人命。

    事实就是这样,与其同甘共苦,人家不一定会有感激,报恩,不如自己得道之后,把人带飞升了,这绝对会有口头感谢,面子上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而江苍思索着,觉得这事确实可行,也不是自己狭隘,是被人坑多了,不得不防。

    最近的,上个世界内的棋友就是前车之鉴,若是自己实力不行,他会这么好说话吗

    最后他想拿潘多拉的意思,不是把事实诉说的淋漓尽致

    要是自己实力不行,或者与孙会长两败俱伤,他绝对会把自己当了枪使,最后再来一个过河拆桥。

    还是发身在自己身上,这是多么生动与深刻。

    再任谁经历了这样的事情,肯定会说,若是再有下一辈子,自己绝对会小心。

    不耍心眼,也会防备着别人耍心眼。

    而棋友不也是一直在隐约告诉自己。

    他说的棋里、拳理,棋局棋局,念个谐音,不就是弃车,车又如拳脚兵器,是壮士断腕的决断,也是飞鸟尽、良弓藏的意思。

    清楚计划的最后目的,很明白,其实是自己。

    但自己却不能杀他,他有整个天下的棋,输了就输了,自己却只有一局。全球诸天时代就来笔趣阁网址:biqyn